《舞台上的平行空間》[文字專欄]
第九回——一瞬即逝的時空

時間回到二零一三年的八月,當時已得悉展覽計劃書通過了,正躊躇應否推遲原定十二月在文化中心大堂的較小型展覽。會議過後,我們決定:不如先來一次小型實驗吧!

九月至十一月,經過每個星期天的密集式會議,設計概念,空間運用,香港劇場生態,劇場人物訪問,過去的經典劇場演出,都在集思廣益。十二月二十五日,第一回的實驗展覽開幕。那不過是十三個月前的事情。

舞台製作是一門綜合的藝術,展覽亦然。一個想法,要抵受得起不同部門的多重「execution」,才能實現。而在這十多個月之間,「平行空間」這個意念,亦經歷了無數的討論,拆解,再構思,也遇過不小難題與挑戰,才走到今天的終結篇。

主席羅國豪的人手調配與快速應變、聯合策展人陳焯華的意念思辯、財務甘玉儀(她的工作已不止是財務了)與宣傳鄭永強的適時策劃、項目統籌劉漢華與利湛求的高超技術低調配合、總編輯周潁榆的旁徵博引,加上一眾平面與空間設計隊員日以繼夜的無間斷努力、短片創作與錄像製作小組的超額付出,還有不能盡錄的團隊成員交織成的創作過程,都沉澱成今日你所見到的一室光景。

將虛幻意念實際執行,往往需要隨機應變,也得靠一點靈光。

以藝術中心五樓01展區「劇場是… 」為例,構思是以三種比例的模型,配合安放四周的小型燈具,將人與物的影像重疊到白牆上,並讓觀眾通過光影之間,將其流動的人影融合其中,以帶出序言提及的「注視」與「被注視」的主題……

到實際執行,我們只有兩天的時間,應付十個展區的裝置陳設,人手略嫌不足。而01展區的光影與景物調度,好比一個舞台空間的技術計算與美學調節。燈光設計師劉銘鏗在我們遇到技術困境之際適時現身,亦以其立體紙藝技巧融合其中,讓我們終可在預算緊湊時間之內調較出合意效果。

意念與執行,也是兩個平行空間。而將意念連繫到最終成果的,叫做經歷。

這個經歷的成果,快將完結,在一瞬即逝之前,謹以展覽的序言作結,期望可解答近日部份有關「甚麼是平行空間」的疑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序:《舞台上的平行空間》

「我可以選取任何一個空的空間,稱它為空曠的舞台。如果有一個人在另一個人的觀看下走過這個空的空間,這就足以構成一個劇場行為。」

上世紀對世界劇場最具影響力的英國導演彼得・布魯克 (Peter Brook) 在其名著《空的空間》 (The Empty Space) 寫過的這段話,是他對當代世界劇場發展影響最深遠的劇場定義。簡言之,一個人在某人的注視下,在任何時間,經過任何「空的空間」,便是一個「劇場行為」。

「甚麼是劇場?」這問題歷久彌新。不同時代,不同地域,甚至不同的人,皆可依據一時風尚、一地思潮、或某地獨有文化、某人主觀想法,各自有其演譯。

客觀而言,劇場是一個地方的綜合藝術文化的體現。劇場也是思想沉澱之地,一種教育和內涵。香港作為一個享有資訊和創作自由,文化底蘊卻未算深廣的城市,從一九六二年建成香港大會堂開始,到今天擁有超過四十個演出場地,在經歷過五十多年的劇場文化發展後,我們發展成每年製作超過四百部各式劇場作品的文化都會。

在劇場製作數量密集、演期短暫的氛圍下,我們經歷的,是一個節奏極快的「空的空間」。在恆常經歷變化已成為習慣的當下,香港獨有的「劇場行為」,是不斷高速的「經過」,而鮮有沉澱和「注視」這個「過程」。

「舞台上的平行空間」,就是嘗試在我們獨特的「空的空間」以外,築構平行空間,以時間的連繫、空間的回索、意念的承傳,在一系列舞台作品及物品的展示、分享、交流與記錄之 下,回望過去三十年的舞台技術及設計的歷程,就像走進時光機,穿越扭曲了的時間,到了另一個空間一樣。在這裡,讓我們重新探索這個城市曾經存在過的「劇場行為」。

在這個展覽裡,我們收集了多個本地舞台創作、設計、製作及技術人員的說話和作品,讓大家透過文字、錄像、設計草圖、舞台工具和實物等,窺探各個劇場工作者對於「甚麼是劇場」的自身演繹和故事。我們也分析和呈現了有關香港表演場地和劇場製作的數據資料,從另一個角度回顧這個城市的舞台空間。

在急速的生活節奏中,我們是時候放慢腳步,看看這些年來,我們在劇場內外,經歷過甚麼。

香港舞台技術及設計人員協會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I can take any empty space and call it a bare stage. A man walks across this empty space whilst someone else is watching him, and this is all I need for an act of theatre to be engaged.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《舞台上的平行空間》
聯合策展人:徐碩朋
2015年1月31日

《舞台上的平行空間》[文字專欄]
第八回 ——舞台科藝一小步

2013年,一位5歲小朋友,見到爸爸好開心,拿着電話高談闊論,通話完,小朋友問爸爸:「做乜咁嘈呀?」爸爸說:「爸爸有個project攞到政府funding,跟住一段時間可能會好忙了,妳⋯⋯」好明顯接下來的內容小朋友都不感興趣,爸爸未講完她就轉身跟她的那些「寶石寵物」玩了。

2015年1月,小朋友已6歲半了,晚飯後在書桌寫字畫畫,爸爸在旁按着手機忙這忙那;小朋友拿起畫作問道:「爸爸,你知不知他是誰?」爸爸答:「雪人?」小朋友沒好氣的說:「Baymax呀!」好明顯小朋友對爸爸的工作仍然不太關心,她關心的,大概只是由「寶石寵物」改為「Elsa公主」,再變成Big Hero 6 而已。

《舞台上的平行空間》快走到尾聲了!我的女兒長大了不少,HKATTS也「進化」了很多。

從2013年的展覽Part I、盧教授與魯師傅的專業對話,2014年的工作坊、專業對話2及3、及在希慎廣場的展覽Part II,一直走來,原來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這次近兩年的展覽計劃,無非是希望提升市民大眾對舞台科藝的認識;在這段「落手落腳」的過程裡,對HKATTS整個團隊,尤其是做慣Designer的我們,實在是一個考驗。

能夠撐得到今時今日,真的要多謝一眾劇場好友、前輩、新知、學生們的鼎力支持。對各位曾經參與「平行空間」的朋友,有份幫HKATTS一把的朋友,在下無言感激!

力氣確的花了不少,但論成果,自知還未談得上,因為無論如何,這也只是為舞台科藝行出一小步。

我女兒並沒有像那位問特首問題的5歲小朋友般的遠大目光,懂得問特首香港的土地供應問題;但她卻讓我想到,為何劇場不能創造我們的「Elsa公主」,走向「大眾」,成為「大眾」?無錯,這不是4年5年,能夠一步登天的事。然而,就算小朋友無「問題」,對文化政策,對本地台前幕後人才培訓,甚至觀眾教育,我們也應該即時展開長遠規劃及開發工作。

《舞台上的平行空間》展覽Part III 將於本月21日至2月1日,假香港藝術中心包氏畫廊舉行。

 

監製
羅國豪
2015年1月16日

《舞台上的平行空間》[文字專欄]
第七回——最後今、明兩天的展覽

「劇場生息如人間,老舊的凋零,新的藝術也在同時誕生,它反映著最當下的社會脈動。劇場的優點,在於人與人面對面,人與表演面對面,人與重要議題面對面,這種感動能持續到隔天早晨。」**

-世界知名美藉華裔舞台設計家- 李名覺

看李名覺先生的文字,得知作為一位舞台設計師,社會觸覺不可或缺。李在其訪談中**說,近十年美國政府為了「反恐」而漸漸失卻對「私隱」的保障,令他感到不安。

劇場從來都是社會的鏡子,藝術創作與社會狀況,從來都息息相關。近月香港對普選的爭議,及至逾月的佔領運動,或多或少影響著各藝術創作者的思路與情緒。我們不能寄望可從劇場作品中找到答案,但至少,劇場是一個可供自由抒發情感、表達想法、營造想像的空間。意見不盡相同,但創作自由的原則應該一致。

刻下,《舞台上的平行空間》第二部份正與布拉格劇場設計展(PQ2015)的香港地區比賽展覽同期進行。前者於銅鑼灣希慎廣場,後者在灣仔香港演藝學院大堂展示。若你對兩者都有興趣,不妨先往希慎,再去演藝觀看兩個展覽,當可窺看舞台設計與技術,如何應用於意念的表達,繼而在有限的空間,反映當下城市的脈動,從而與你的想像對話。

明年一月廿三日,我們將在灣仔香港藝術中心四、五樓包氏畫廊,舉行《舞台上的平行空間》第三部份展覽。受到近日的街頭公共藝術作品啟發,第三部份將增設更多互動創作,以至實時表演展區,以鼓勵各設計系學生及劇場工作者參與,以引發更多層次的交流。詳情將稍後公佈。

本星期日,當PQ2015香港地區比賽的評審們,在演藝學院大堂選出優勝的作品後,我們將與《平行空間》同期籌備布拉格香港展館的終極設計方案。展館定案將於明年四、五月間,在香港組裝預展後,便會運往捷克布拉格,參與於六月十八至廿八日舉行的布拉格劇場設計四年展,作競賽性的展覽。

屆時,世界各地近四年間的社會動態、劇場脈動,將兼收並蓄,同期散落布拉格舊城區各個具歷史意義的展館,與空間及時代對話。

「劇場是社會的一層內涵, 像教育一樣。」**

《舞台上的平行空間》
聯合策展人:徐碩朋
2014年11月15日

* 《舞台上的平行空間》第二部份及布拉格劇場設計展(PQ2015)香港地區比賽展均同期展至本星期日晩上十時正。

** 節錄自《劇場名朝》(The Designs of MING CHO LEE) 台,200.